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nqingping6 的博客

金苹果

 
 
 

日志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2011-06-18 17:07: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款精美的分隔线 - 理睬 - .

200款精美的分隔线 - 理睬 - .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122种闪条动感边框 - 理睬 - .

本组图为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某次战斗实拍,再现了解放军战士英勇作战的场景,拍摄者为线云强,知名军旅摄影家。(摄影:线云强,来源:新华网)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图为战斗场景。

 

122种闪条动感边框 - 理睬 - .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出征前,南疆前线某大队政委任家民作了生动战前动员。

(摄影:线云强,来源:新华网)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战友们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整装待发。我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想和突击队的战友们照张像,我衷心地希望他们平安回来,但我心里十分清楚,他们中的有些人不可能活着回来,照张像留个纪念吧!于是,我找来摄影员线云强,留下了这群共和国的侦察英雄,也为烈士——副连长张凤生(后排左七)等留下了最后一张笑脸。前排(左六)为侦察英雄被战友们称为“杜大胆”的连长杜富,战场归来病逝。前排(左五)是我任家民,(右四)为大队长李庆利,(右二)拿相机的那位是线云强。(任家民手记,来源:新华网)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在前线,连长和指导员是一对好搭档,他们从来不愿意照合影像,很怕它成为生命的最后一张照片。(摄影:线云强,来源:新华网)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还有1个小时战友们就奔赴战场。出发前,在野战帐篷里休息的战友们怎么也睡不着,这位战友在反复整理自己的物品,为回不来做最坏的准备。(摄影:线云强,来源:新华网)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战斗就要打响了,连长邱枢在前沿阵地进行兵力部署。

(摄影:线云强,来源:新华网)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那天,我咬着牙和特战队员“飞”一样地在山路上奔袭了8公里,到达了战斗的最前沿,随着连长邱枢(右二)“重机枪占领阵地……” 的命令声,只见科长许军(右一)一下子蹿到了队伍的最前边,密切注视着敌情。一下子气氛紧张得令人窒息,我上气不接下气地按动着相机的快门。(摄影:线云强,来源:新华网)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在我们连队出现两个同名的李文学,一个是重机枪班的班长,连队的狙击手;另一个就是图片上的这位观察排战士李文学。他背着几十斤重的高倍望远镜,在奔袭途中小憩的时候,我把镜头对准了这个一脸稚气的战友。(摄影:线云强,来源:新华网)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战地不但有硝烟,还有战友们种植的小花。部队凯旋的时候,我看见这几个战士把这些小花也带了回来。(摄影:线云强,来源:新华网)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长途奔袭,战友们苍白的脸色,疲惫的身躯,难忍的饥渴。这个时候的水,无异于甘泉。战士王胜利一头扎进水桶……(摄影:线云强,来源:新华网)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战斗打响了。枪声!炮声!电台声……(摄影:线云强,来源:新华网)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部长李国新(左三)、大队长李庆利(左四)、政委任家民(左二)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当时指挥所里静得出奇,甚至连心跳都成了最大噪音,指挥员把嗓门压得一低再低,生怕被敌人听到,警卫战士紧张的手居然放在了政委任家民的肩上一动不动……(摄影:线云强,来源:新华网)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战斗打响后,我穿过雷区和炮火,共绕行奔袭了近10公里,一幅感人的场面闯入我的眼帘:战友们背抬着伤员,押解着俘虏,个个神色庄重;他们汗水淋漓,脸颊烟黑,身穿的迷彩服被汗水、血迹浸泡,眼睛瞪着前方,疲惫艰难地走几步停一停,特别是在远处升腾凝聚的硝烟衬托下,显得很有些悲壮。此时的我已经体力难支瘫倒在地。战友李刚扔给我一盒饮料,就是这盒饮料支撑我站立起来按动快门……(摄影:线云强,来源:新华网)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特战队员刘加理、白金涛、还有我叫不上名字的工兵排长从战场上回来了,我看到的是战友们的疲惫与沉默。在他们的面容上,我看不到电影中的那种战斗胜利后灿烂的喜悦……(摄影:线云强,来源:新华网)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特战队员疲惫的坐在地上,满面愁容……(摄影:线云强,来源:新华网)

 

 

 

 

 

动态新颖的分割线 - 理睬 - .

 

 

 

 

 

 

 

 

 

 

 

 对越反击中的猫耳洞岁月:战士坚守哨所动态新颖的分割线 - 理睬 - .

对越反击中的猫耳洞岁月:战士坚守哨所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冬季在猫耳洞驻守的战士,这场反击战在南疆一直持续到1990年,

看,这位战士穿的已经88式军服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非常漂亮的鲜花素材 - 理睬 - .非常漂亮的鲜花素材 - 理睬 - .非常漂亮的鲜花素材 - 理睬 - .非常漂亮的鲜花素材 - 理睬 - .非常漂亮的鲜花素材 - 理睬 - .非常漂亮的鲜花素材 - 理睬 - .非常漂亮的鲜花素材 - 理睬 - .非常漂亮的鲜花素材 - 理睬 - .非常漂亮的鲜花素材 - 理睬 - .

只为老山前线上一句生死约定

老兵27年替战友尽孝
2012年04月30日 09:20
来源:大连晚报 作者:佚名

12345678910高清图集罗明合,35107部队战士, 1979年在中越边界自卫还击作战中牺牲,年仅24岁。被追授二等功臣,葬于红河州金平县烈士陵园。家住临翔区忙畔乡的罗父现年76岁,罗母现年78岁, 29年来…[详细]
核心提示:从那时开始,黄锡文就用行动践行着自己的诺言,并把虞保舟的父母当成了自己的亲生父母一样照顾。他每年都要去虞保舟的家七八次,看望虞家二老,陪他们聊聊天,每年清明,他都要去祭拜虞保舟,这种探视他持续了整整27年,27年来,黄锡文在这条路上走了近200个来回。

 

本文摘自《大连晚报》2011年11月6日第B10版,作者:佚名,原题:老兵替战友尽孝年

近日,安徽省铜陵市狮子山区天门镇金塔村,细雨朦胧中,黄锡文再次来到战友虞保舟的墓前。轻拂墓碑尘土的同时,许多已经定格的往事重又浮上黄锡文的心头。

“他就是电视剧中的‘许三多’,他就是活脱脱的许三多的原型。”黄锡文对牺牲在老山前线的铜陵籍战友虞保舟的印象始终清晰如新。

那是二十七年前,黄锡文与虞保舟在老山前线重逢时,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流着眼泪做出承诺:谁活下来了,谁就替死去的尽孝。

全身多处受伤的黄锡文活下来了,27年来他一直秉承着一个信念:只要活着一天,就要每年去给战友扫墓,看望战友的家人。为着这个信念,他甚至在一条连接两个“家”之间的乡间小路上,徒步走了近两百个来回。

A.

约定

战友在老山前线

许下“生死约定”

1979年11月,怀着一颗拳拳报国心,18岁的黄锡文报名参了军。在奔赴部队的途中,他结识了一批铜陵籍的新战士,这其中就有19岁的虞保舟。

到部队后,虽然黄锡文和虞保舟不在同一个连队,但驻地相隔不远,很快两人成了好兄弟。“他话不多,性格内向,为人憨厚可爱,性格与电视剧里的许三多很相似。”黄锡文说,参军第三年,他与虞保舟分别都回了一趟老家,经人介绍,也都认下了一门亲事,这一度成为他们俩相互交流的幸福话题。

1984年7月,他们接到紧急调防命令,奔赴老山前线参战,由于不是一个连队,到了战场后,两人就失去了联系。

1984年底,黄锡文奉命去师部物资供应站运物资回来,没想到见到了分别半年的虞保舟。两个好兄弟紧紧拥抱在一起。同乡情,战友谊,让黄锡文与虞保舟两人洒泪相别时,郑重承诺:谁活下来了,就替死去的尽孝,活着的战友每年都要去看看牺牲者的家人,告诉父母亲,儿子没有给他们丢脸!
再后来,老山上的战斗越来越惨烈,山头被占领,又被攻下,双方谁都不想退缩,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拉锯战每天都在进行。常年被浓云笼罩的山峰对敌我双方都是一个凶险之地。经常是孤军守山,山下四周都是敌军,密集的炮火、遍布的地雷与躲藏在暗处的狙击手阻挡了守山将士的弹药、给养供给,也阻挡了伤员的转移,海拔3000多米的山头上有时连续两三天连雨水都喝不上,只有靠压缩饼干勉强充饥。很有些当年上甘岭的感觉。

不久,敌我双方进入了决战,我们叫“1·15战役”,鏖战几乎不间断地连续进行了7天7夜。那一仗,黄锡文所带的加强班18个人中,有5个人牺牲,其他人大大小小全部挂了彩。重的胳膊或腿被炸掉,黄锡文的伤算轻的,被弹片在腿上钻了几个窟窿。

也正在鏖战之中,噩耗传来,他永远失去了最亲密的战友。

战争是残酷的。一枚炮弹打来,落在了当时正在阵地最前沿的虞保舟所在班的头顶,猫耳洞被炸塌了,包括班长虞保舟在内的全班9名战士全部壮烈牺牲。

得到虞保舟牺牲消息时,正在前线酣战的黄锡文,鼻子一酸,暗自立誓:放心吧!好兄弟,只要能活着回去,一定认下你的双亲,兑现自己曾经的诺言。

虞保舟被解放军总政治部批准为革命烈士。黄锡文与所有参加过那场战役的战士一样也都得到了一枚军功章,看着这枚军功章,黄锡文马上想到了那个已经无法再见到的亲密战友。想到了曾经的许许多多。

“他平时话不多,在朋友间话还是很多的,人也很聪明,说出的话都在点上。他严肃起来,班里的战士都很怕他的,他是一个很优秀的班长。我们入伍后虽然不在一个连里,却在一个团里,住在一个驻地,一起打打闹闹了5年。”

这段经历、交往,也就成了黄锡文永远无法忘却的记忆。

B.

守信

把阵亡战友父母

当自己双亲照顾

不久,带着几块疤痕和4枚军功章,黄锡文退伍回到家乡,他与女友徐冬梅举行了婚礼。过了不长时间,黄锡文对妻子徐冬梅说,他要去虞保舟家认亲。

黄锡文步行25里路,经辗转打听,找到了铜陵市狮子山区天门镇金塔村虞保舟的家。

那天,当黄锡文走进虞保舟的家时,虞保舟的父母和亲戚一家十几个人正在吃中饭。他一眼就认出了两位老人。他走过去,毕恭毕敬地对着两位老人鞠了一躬,说道:“爸爸,妈妈,儿子来看你们了!”一言既出,在场的人都愣住了。黄锡文忙说:“我是虞保舟生前战友,保舟不在了,我就是你们的儿子,我今天是来认亲的。”

这个面容开朗、和善的二十三四岁小伙子一番话,让两位老人的眼泪瞬间流了下来,紧握着黄锡文的手激动得半天说不出话。

在虞保舟弟弟虞小龙的陪伴下,黄锡文找到虞保舟的墓地祭拜。站在墓碑前,黄锡文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说道:“好兄弟,你放心,我一定帮你照顾好二老。”

烈士虞保舟有一哥一弟,也正好哥比黄锡文大,弟比黄锡文小。他们三人商定要共同照顾好两位老人,彼此间就都以兄弟相称。

黄锡文常对弟弟虞小龙说:“父母年纪越来越大了,我们都要尽到做晚辈的责任,把他们照顾好。”

从那时开始,黄锡文就用行动践行着自己的诺言,并把虞保舟的父母当成了自己的亲生父母一样照顾。

他每年都要去虞保舟的家七八次,看望虞家二老,陪他们聊聊天,每年清明,他都要去祭拜虞保舟,这种探视他持续了整整27年,27年来,黄锡文在这条路上走了近200个来回。从来不骑自行车的黄锡文,大多数时间是靠步行来完成这段旅程。来回50里的路程就要花费4个多小时。

说到黄锡文,虞保舟的弟弟小龙是满腹的感激:“这么多年来,黄锡文就像是自己的亲哥哥一样,和他一起照顾着父母,和他们一家结下了深厚的感情,因为他的出现,让失去亲人的我们感受到了另一种亲情。”

刚从部队转业的那几年,当地的贫困状况还没改变。他从就业的那家乡镇企业每月所获得的收入只有45元,并不够一家人开销。好在在乡镇企业的那份工作相对轻闲,他就在铜陵城里另外找了份建筑工地的力气活,等于一天打两份工。因为没钱坐车,每天去铜陵来回就是靠步行,60里的路程要走上三个多小时。他倒觉得这正好用上了在部队穿越敌阵、急行军的功夫。这样下来,一个月能多挣六七十元钱。这样的日子整整过了5年,为自己的家里多挣了约3000元钱。

就是在那段紧张的日子里,他也从没拉过经常到访虞保舟父母的家,力所能及的为他们送些东西,提供经济上的帮助。
虞保舟牺牲时许多惨烈的细节,黄锡文都知道,却至今都没详细告诉过虞保舟的父母他不愿两位老人因此精神上受到打击。

2009年春天某日,当黄锡文再次来到虞家时,突然发现虞父正在吐血。当时,只有两位老人在家。见此情景,黄锡文一边打电话通知虞家兄弟,一边赶紧跑到村卫生所,请来了医生,为老人治疗、打吊瓶,使得病情暂时得到好转。一年后,78岁的虞父终因年事已高,离开了人世。临终之前他拉着黄锡文的手说:“我陪保舟去了,你照顾好妈妈……”

从此,黄锡文对老人更是倍加呵护,跑得更勤了。今年清明后,当他再度去看望老妈妈时,不但带了礼物,还包了红包。老人不要,他硬是塞给了她,说:“这是儿子孝敬您的,买些东西吃……”久而久之,老人不免心疼锡文,说:“儿啊,你路那么远,就不要老是跑了吧。”但黄锡文看得出来,老人还是希望自己来的。不久前,当他听说老人血压有点高时,便又千叮咛万嘱咐,让老人听医生的,每天都要坚持吃药。

黄锡文说:“虞保舟的父母也是不爱说话、很实诚的人,其实这里农村的人都是这样,你对他们好,他们一定真心实意的对你。”

为了一个约定,黄锡文坚守了许多年。

2007年,黄锡文参加了铜陵籍战友联谊会,他把虞保舟家里条件困难的情况告诉了战友们。战友们在了解了情况后,在黄锡文的带领下,也纷纷加入到帮助虞保舟家人的行列中。

去年5月,他和战友们凑了一些钱,又向县民政局争取了1000元资金,将虞保舟烈士墓修葺一新。烈士墓从此不再显得寒酸。

今年4月11日上午,在黄锡文的带动下,虞保舟生前的几位铜陵籍战友冒雨来到铜陵市天门镇亮山脚下的烈士虞保舟墓前,向安眠于此的烈士致以崇高的敬礼。随后,一行人又走进50米开外的虞家,看望了年迈的老母亲徐爱香老人。

看到儿子生前的战友,徐爱香老人喜出望外,连忙招呼大家进屋。“妈妈,儿子来看你了!”战友们齐声喊道。

黄锡文表示:“这是我应该做的。无论如何,我都将始终信守自己的诺言,尽好一个儿子的本分……”据《北京青年报》 

非常漂亮的鲜花素材 - 理睬 - .非常漂亮的鲜花素材 - 理睬 - .非常漂亮的鲜花素材 - 理睬 - .非常漂亮的鲜花素材 - 理睬 - .非常漂亮的鲜花素材 - 理睬 - .非常漂亮的鲜花素材 - 理睬 - .非常漂亮的鲜花素材 - 理睬 - .非常漂亮的鲜花素材 - 理睬 - .

非常漂亮的鲜花素材 - 理睬 - .非常漂亮的鲜花素材 - 理睬 - .非常漂亮的鲜花素材 - 理睬 - .非常漂亮的鲜花素材 - 理睬 - .非常漂亮的鲜花素材 - 理睬 - .非常漂亮的鲜花素材 - 理睬 - .非常漂亮的鲜花素材 - 理睬 - .非常漂亮的鲜花素材 - 理睬 - .非常漂亮的鲜花素材 - 理睬 - .

 

 

 对越作战瞬间:战士用牙拉响手榴弹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1980年代南疆对越血战:疲惫战士扎进水桶解渴 - 金苹果 - jinqingping6 的博客

 

 

 

200款精美的分隔线 - 理睬 - .

 

200款精美的分隔线 - 理睬 - .

200款精美的分隔线 - 理睬 - .

200款精美的分隔线 - 理睬 - .

 

 

122种闪条动感边框 - 理睬 - .

 

 

122种闪条动感边框 - 理睬 - .122种闪条动感边框 - 理睬 - .122种闪条动感边框 - 理睬 - .122种闪条动感边框 - 理睬 - .122种闪条动感边框 - 理睬 - .

 

 

 

 

 

 

 

 

 

 

 

 

 

 

 

 

 

 

 

 

 

 

 

 

 

 

 

 

 

 

 

 

 

 

 

 

 

 

 

 

 

 

 

 

 

 

 

 

 

 

 

 

 

 

 

 

 

 

 

 

 

 

 

 

 

 

 

 

 

 

 

 

 

 

 

 

 

 

 

 

 

 

 

 




 


.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